- - - -
您的位置: 首页 > 介绍 > 达人投稿/Submitfor Publication
 

美国目的地想象之愉快的17天(选自中山一中科技报2007年6月第7期)

作者:广东中山市第一中学高一10班 马依韵

\

 

世界上有一种兴奋叫做创造,有一种愉悦叫做沟通,有一种紧张叫做期待,有一种苦涩叫做离别。如果说要找出一个代名词来诠释这一切一切的情感,我想那就是目的地想象。透过目的地想象,我看见的不仅仅是一项智慧的创造,更是文化的撞击和一种支撑人类前行进步的想象精神。不久前结束的2007DI全球总决赛给我带来了一种15年未曾体验过的亢奋和上进,那种血液沸腾的激情让我不禁讶然。回顾3天的比赛历程,我总结了一些自己难以忘怀的心境、人与事,在这里与大家共享。

1   最惊讶的事――美国人很热情

长久以来,社会上便都存在着一种说法,那就是中国人很热情。可是,当我来到美国,亲身体验过这里的人文环境后,我才惊讶地发现,与美国人的亲切相比,中国人的热情真的算不了什么。美国人身上像有着一种魔法,那种魔法浑身透露着温暖如归的亲切友好热情,让人情不自禁去接近,去体验。中国人的热情是作为一种闲心形式而出现的,是一种无事状态下才会显露出的精神状态。而美国人则自然地将关心他人,热心服务作为一种行为的准则,在他们的头脑中,热情待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是一种理所应当之事。因而,中国人的热情是短暂无法持久的,而美国人,即使他自己的事情再紧急也决不会置求助之人于不顾的。此外,中国人的热情流露在语言上,而美国人的亲切可人是见于行动中的,在田纳西大学比赛的时候,因为不熟悉校园,我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宿舍,当时又恰好离老师规定集合时间只有20分钟了,我心中那种焦急无助溢于脸上,脚步不停地在十字路口徘徊。这时候,在一旁指挥交通的警察看出了我的问题,主动上前来询问。当他知道我迷路的时候,坚持要带我去询问处查询,拗不过他,本想自己找出归路的我只好跟他去了询问处。一路上,我觉得特别丢脸,低着头不看行人。他友好地拍拍我的肩膀亲切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别放在心上,这么小一个人出门迷了路很正常的,没什么不好意思,千万不要有心里负担。”我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纯净至极的笑脸,真诚关与爱就像一层光圈,笼罩在他的全身。我知道,跟着他,我一定可以找到老师,找到宿舍,找到家的温暖。他一面带着我走,一面与我聊天,就这样,我的紧张与不安就在他的微笑与话语中全然消失。美国人心思很细腻,他们懂得站在他人的立场上去考虑和观察世界,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并考虑周到全面,因而他们便自然地流露出了一种母亲的亲切。我想,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从美国人身上看见的应当引为国民学习的一种精神状态与处世原则吧!

2   最振撼的事――美国人对世界积极亢奋的思想状态

冲天炫目的焰火,节奏明快的音乐,激情四射的主持,震耳欲聋的欢呼,色彩艳丽的服饰,这一切组成了盛大浑宏的07目的地想象全球总决赛开幕式。然而在这场视听盛宴中,吸引和振撼我的并非这些表面的华丽,而是在这浩大浑宏映射出的美国文化的积极亢奋的特点。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好像是处于颠狂的状态,尽管谁也不认识谁,但是大家却好像旧识朋友,一起欢呼,一起大笑,一起期待,一起追求梦想。体育场内口哨声好似一曲曲鼓舞人心的进行曲,让每个在场的人都激动亢奋起来,为心中同一个追求而欢庆。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地释放自己的不安、焦虑和紧张,放声尖叫会像箭一样刺破你心中膨胀的不良情绪,带给你痛快舒畅的清新感受。我们拿起中国的国旗,尽情挥舞,在国歌响起的那一刻,饱含泪水地放声高歌,唱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尊严与复兴。在中国队出场的时候,我们尽力高呼,振臂挥舞,疯狂地释放对祖国的热爱和崇拜。在这里,没有人会嗤笑你的疯狂,只有冷漠淡然的人才会受人排挤。中国人几千年来便生活在拘束中,织成一个个的蛹,把自己围困起来,不敢不愿展示自己,甚至还讥笑那些敢为破茧成蝶的人,讥笑他们为狂人疯子,可是在我看来,中华民族缺少的正是这一种积极亢奋的世界观,因而在面对困难与新生事物的时候,才会显得相对麻木与畏缩。积极向上地面对万事万物,主动热情地去解决问题,放弃些许不必要的矜持,或许也是炎黄子孙在面对开放的全球时需要做到的吧

3最难忘的事――纪念徽章交换

前往美国之前,老师往我们每人包里都塞了100枚的孙中山纪念徽章,说要我们在比赛期间和各国的孩子进行交换。起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很荒唐,100枚纪念章,多大的数额呀,怎么可能交换完呢?各国的孩子们把金光闪闪的徽章别在毛巾上,随意地躺在或是坐在草坪和地毯上,谈论着比赛趣事,一见有人对自己徽章感兴趣便简洁地进行介绍,最后完成交换,干脆而利落。在这里,没有利益的矛盾,也没有金钱的计较,孩子们本着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的原则,单纯地进行着徽章交换。一路上走着,看见心仪的徽章,我会停下来用自己的徽章和他们交换,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大方地同意我的要求,尽管有时他们给我的章比我给他们的要漂亮得多。也常常会有孩子们提着毛巾腼腆地走到我面前与我交换徽章,白净的脸上泛着些害羞的红晕。这些单纯得像白纸的孩子看重的是国际的交流和沟通,而非徽章本身。回到家以后,我细看着这些漂亮闪光的徽章,脑子里浮现出比赛时的片片甜蜜场景,常常怅惘久久。比赛时认识的这些人一旦离别,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再相见了吧,以后的日子,这些徽章就是蓄存我记忆的地方了。沙杨娜拉,美国;沙杨娜拉,目的地想象的时光!